中房报·深度
A+
破产重整一波三折:起底石家庄烂尾楼“联邦名都”

中国房地产网

2021-09-18 18:25

房子烂尾,我们成了社会的弃儿。

房子烂尾,我们成了社会的弃儿。

“房子烂尾,我们成了社会的弃儿。”石家庄联邦名都二期购房者张先生说。


中房报记者 房深 石家庄报道


华灯初上。石家庄黄金地段上的联邦名都二期,从外面看,很少会有人把这个项目与“烂尾”联想在一起。其临街的4、5号楼已安装了门窗玻璃,只差通水通电了。


不被人知的是,在这个项目背后,是一个300多户购房人已经连续了6年的艰难抗争与无助自救的故事。


尽管涉及300多户购房人,可是提及联邦名都,在石家庄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如果提及“祥云国际”烂尾项目,则是人尽皆知。


联邦名都二期与祥云国际同为一家开发商,都是由河北联邦伟业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邦伟业”)开发。


联邦伟业实际控制人李生出事后,很快引发资本方的恐慌。以至于陆续出现了百亿级债务兑付危机,同时旗下百亿级房产项目被查封,项目停工。


2016年,联邦伟业提出破产重整申请,石家庄市中院受理。


但是,破产重整案一波三折,至今仍在“缓慢”中进行。新的投资方能否拯救联邦伟业旗下项目?至今仍是谜。


百亿级债务查封


微信图片_20210918181917.jpg

联邦名都二期为数不多的业主已在多年前就已实施了装修,因无水无电不能入住。


“我们成了社会的弃儿。”张先生说。


他是联邦名都二期项目业主,他手里拿着开发商联邦伟业早在2015年时就已发给业主的《接收房屋确认书》,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述说这些年的坎坷买房经历。


张先生说,收房通知发了,但当时业主收房时开发商联邦伟业又告诉他们,说是房子还有点问题,需要业主们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入住。结果一等,联邦伟业出事了,等到现在都没能入住。


联邦名都二期项目位于石家庄市中华大街与裕华路交叉处东南角。8月25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石家庄联邦名都二期项目看到,整个小区共有5栋楼。其中1、2、3号楼为商品住宅楼和安置房住户,并都已入住多年。4、5号楼为临街商住公寓和商业写字楼,也都已安装了门窗和玻璃,只差通水通电。小区除了墙体上的电子屏广告正常播放,停车场正常收费之外,4、5号楼大门紧闭,没有保安看守。记者从西侧进入楼内,施工现场一片漆黑、零乱。沿着步梯上楼,可以看到已有为数不多的业主在多年前就实施了的装修。


多年来,有业主去找石家庄市桥西区政府,被告知“消防还没验收。结构整体的安全也还需要加固。还需要再继续等。”


但在一些业主看来,仅4、5号楼,只需要2000万元至7000万元的资金就能救活这个楼盘,就能让收房入住。


有部分业主认为,由于他们基本上都是全款购买,新的投资方再在这个项目上投资已经没有利润可言,所以不会愿意在项目上再投资了。


几年来,业主们想出了自己集资的自救措施,当时地方政府也同意,但由于操作起来有一定的难度,最后被搁置,不了了之。


联邦伟业虽作为一家曾经在石家庄家喻户晓的民营企业,但其衰落早有迹象。时间走到2017年,实质上企业的经营已经走到了终点,旗下的祥云国际项目则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2014年,联邦伟业实际控制人李生因涉嫌犯罪被调查人员从祥云国际售楼部带走协助调查。被协查的是有关原桥西区委书记陶明法的案子。李生很快就向调查人员交代了向陶明法行贿的问题。


事情回到2012年。这一年,陶明法在自己的办公室,收受了李生10万美元的贿款,承诺为祥云国际办理相关手续,并协调项目有关工作。


作为陶明法,在那一年的另一件事情是,雇用了一个开发商,让他带人在一个晚上将下班回家的中山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张暑末用刀砍伤,导致后者一些内脏器官被摘除。警方侦查发现,此事起因竟是张暑末与陶明法的一名情妇好上了,遂由醋意产生报复。2012年10月下旬,陶明法被执法机关带走。2013年10月31日,其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5年。服刑期间的2014年7月29日,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河北,陶明法又被带走,并于当年8月28日代押于廊坊市看守所接受调查。


联邦伟业实际控制人李生出事后,联邦伟业陆续爆发百亿级债务危机。同时,旗下百亿级房产项目被查封,尤其是祥云国际被迫停工后,很快引发资本方的恐慌。据媒体报道,这一危机波及了德信资本、华夏银行、河北路桥、河北融投、华融资产、华融湘江银行等一系列债权人。


2014年12月,一些联邦伟业的债权人与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融投”)签订并购重组协议。还迅速发起、设立并购投资基金,受让并持有了河北联邦的部分股权。但是,河北融投也未能拯救联邦伟业,因为河北融投也出事了。


2015年1月25日,河北省国资委下文,宣布暂停该集团的全部业务,河北融投自身还向联邦伟业融了10亿元资金。河北融投救赎联邦伟业的机会最终流产。


之后,又经过省、市两级政府与几个联邦伟业债权人代表开会商量重组,最终重组还是失败了。


直至2016年11月8日,联邦伟业向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石家庄市中院立案并受理了申请。


李生被判刑13年


微信图片_20210918181932.jpg

祥云国际项目,仅拖欠其中一家施工方工程款就达3亿元,至今没有结算。


联邦伟业实际控制人李生出事后,联邦伟业虽然欠着融资机构巨额债务,但记者从司法材料中看到,联邦伟业的高管仍在继续进行着非法集资。


从李生出事到2015年5月,在半年多时间里,公司多名高管又以高息为诱饵,吸收了1425名投资人的钱,涉及金额55.97亿余元。


2014年9月份李生出事后,李生的哥哥告诉李生妻子尹文佳,双鸭山的一位老乡可以将李生救出来。尹文佳就打白条从联邦伟业转走2000万元到李生的哥哥账号上。后来事没有办成,办事人只退给了尹文佳1000万元。办事人扣除了他老婆在联邦伟业的投资款1000万元。


尹文佳供述,她给一个男子花600多万元购买了一辆兰博基尼车。谁也没想到,李生被带走数月后,又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这辆车也被李生要回卖了。


2015年12月22日,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人民法院判处联邦伟业犯单位行贿罪,法定代表人李生被免予刑事处罚。


但是联邦伟业旗下包括祥云国际、联邦名都二期项目,均已无力回天。


2017年8月9日,李生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5日,桥西区人民检察院对其进行批准逮捕。


妻子尹文佳则乘火车去了海南躲避,被通缉。2018年7月11日,尹文佳也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石家庄警方刑事拘留。


按照尹文佳的供述,就在她被通缉前夕,2018年5月份左右,她又花120多万元给另一男子购买了一辆奔驰车。


2020年3月,联邦伟业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骗取贷款罪、虚开发票罪,数罪并罚,被判处罚金人民币85万元。李生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骗取贷款罪、虚开发票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破产重整一波三折


微信图片_20210918181942.jpg

祥云国际项目。新的投资方进来后,只是对项目外围涂上了一层涂料,里面仍是烂的。


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于2017年3月17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百亿规模的联邦伟业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在媒体的报道中,在2015年李生暂时获得自由期间,安徽蚌埠的中新房华夏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房”)前来接盘,李生让出了60%股份,可这家企业资金实力一般,他们为联邦伟业融了3个月资金,一分钱也没拿回来。折腾了几年,祥云国际的复工毫无起色。


从联邦伟业的工商信息显示,中新房于2015年4月成为投资人之一,李生退出,此时李生妻子还占40%股份。到了2018年1月,尹文佳退出联邦伟业股东身份,中科建设供应链管理发展(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供应链”)加入进来,成为联邦伟业另外的股东,占股40%。当年3月份,中新房退出股东身份,中科供应链全部控股了联邦伟业。


中科供应链接手后,承诺拿30亿元来解决棘手的债务问题,官方也公开承认了它的身份。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就在2018年中科供应链成为联邦伟业股东身份的那一时期,中科供应链的曾经母公司,也就是由中科院行政管理局100%持股的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建设”)、子公司出现了兑付危机。相关司法文件显示,经审计,中科建设背负了总额达371亿元巨额负债。导致资不抵债,并于去年走向破产重整案司法程序。这371亿元债务黑洞,也给曾为中科建设提供融资的吉林信托,带来了无法逃避的灾难。按照媒体报道,吉林信托已有四任董事长被查。


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8月,中科建设完全退出了中科供应链。一年之后的2019年9月,中科供应链也完全退出了联邦伟业。


此时,联邦伟业由北京信托全资控股的中科嘉业房地产开发石家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嘉业”)接手,并成为唯一股东。到了2020年11月,中科嘉业也走了。在此期间,并没看到中科嘉业在联邦伟业上的任何业绩。不过,按照当时的政策,2020年以来,石家庄各级政府要求全面开展房地产项目“烂尾”整治,“全力推进房地产遗留问题”成为石家庄各个区域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内容之一。


有上述联邦名都二期4、5号楼的业主告诉记者,债权人会议并无4、5号楼的债权人或代表参与,除了在2017年3月17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时通知并开了视频会议,后来就再也没人通知了。其中有一次,有位业主听说要召开债权人会议,也去参与了,但只让站在边上旁听。


从破产重整申请至今,除了官方公开承认了中科供应链作为投资方的身份之外,作为上述联邦名都二期4、5号楼的300多户联邦伟业业主,同时作为债权人,从未能从官方获得有关中新房、中科嘉业作为投资方的任何信息。


在破产重整案件中,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联邦伟业清算组为联邦伟业管理人。石家庄市桥西区政府原党组副书记、副区长许建斌担任管理人组长。2018年7月20日许建斌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因涉嫌行贿罪、受贿罪,许建斌于2018年4月23日被石家庄市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2018年7月20日经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批准,2018年7月21日被石家庄市公安局依法执行逮捕。2019年1月31日,许建斌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


许建斌出事三年多来,联邦伟业管理人至今一直处于群龙无首状态。


神秘富豪能否救活联邦伟业


微信图片_20210918181946.jpg

通过工商信息查询,未能查询到有关“蓝绿双城”的公司与联邦伟业的任何关联。


联邦伟业旗下的祥云国际以及其他项目,曾多次差点重生,可惜都没能成功。


工商资料显示,来自李生东北老家的哈尔滨爱达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达置业”),2020年11月26日,全资入股接手了联邦伟业100%的股权。


爱达置业早在2002年就已成立,但在哈尔滨开发一个楼盘后便进入多年项目空窗期。到了2016年,其开始频繁拿地,同时推出多个楼盘。这些项目均集中于哈尔滨哈西新区,一时被当地业界唤作“哈西王”。但这些地块据媒体披露,疑似协议出让所得,并非竞拍所得。


爱达置业目前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哈尔滨爱乐实业有限公司、哈尔滨爱达餐饮有限公司。前者持股95%,后者持股5%。


爱达置业董事长是张金水,副董事长为颜立燕,前者曾是后者的下属。2011年,颜立燕因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判刑后,张金水成为爱达置业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不过,张金水和颜立燕二人均没有出现在爱达置业的股东名单中。


按凤凰周刊的报道,颜立燕,男,生于1962年4月24日,祖籍江苏,曾是上海多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但其风格素来低调,为外界所陌生,以至于曾被误列入“女富豪排行榜”。这位上海滩神秘富豪曾一度陷于备受关注的“上海社保基金案”漩涡,但安然脱身。此后因为上市公司爱建股份系列窝案被上海警方立案侦查,2010年2月3日,颜立燕因涉嫌“掏空”爱建系,在上海一中院出庭受审,被控涉嫌挪用资金罪及合同诈骗罪。


从多家媒体的报道看,“爱建系”窝案民刑交织,最终颜立燕签订了19亿元的债务归还协议。协议敲定后不久,2011年6月17日下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颜立燕因违法发放贷款罪一审被判刑3年,缓刑5年,处罚金2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颜立燕被当庭释放。并从此从媒体视野消失。


有坊间称,颜立燕仍为爱达置业的实际控制人。在接手联邦伟业烂盘后,先是打入6亿元资金,但随后又打回去3个亿。石家庄市委已责成市纪委监委介入调查。此消息未能从官方得到求证。


不过,记者实地走访看到,在祥云国际项目上,新的投资方进来后,只是对项目外围涂上了一层涂料,里面仍是烂的。


在祥云国际项目上,施工方有好几家,江苏江中集团是最大的一家。仅拖欠其工程款就达3亿元,至今都没有结算。


在祥云国际项目售楼处,粘贴着醒目的“蓝绿双城”四个字,销售人员则含糊其辞不予解释。记者通过工商信息查询,未能查询到有关“蓝绿双城”的公司与联邦伟业的任何关联。


联邦伟业旗下包括祥云国际、联邦名都二期在内的项目,何时能交付使用?记者在石家庄桥西区委、区政府门口等待了两个多小时,希望能等到区委宣传部的相关回应。两个多小时后,南长街道办一位自称孟姓工作人员电话回复“联邦名都二期项目没有任何民生问题,至于其他问题并不清楚,也不是自己能回复得了的。”


记者在管理人处了解到,项目近期进度缓慢,具体什么时候能交付使用还不清楚。只是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相关人员得知记者的身份后,要求多名安保人员要强行对记者搜身检查。并称“记者采访必须通过报社与区政府沟通联络才行。但我们也有接受采访与不接受采访的权利。我不接受你采访。”


破产重整案一波三折,至今仍在“缓慢”中进行。新的投资方能否拯救联邦伟业旗下项目?至今仍是谜。


编辑:温红妹

中房报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破产重整,石家庄烂尾楼
4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